百度訴今日頭條搜索結果抄襲:忍無可忍的“技

1560907737 200 views

  互聯網進入人口紅利尾期,技術也在重新定義企業競爭壁壘。缺乏技術基礎而單純憑借“拿來主義”的模式,可能即將行不通了。

  近日,今日頭條(北京字節跳動有限公司)因大量竊取百度TOP1搜索產品結果,被百度以不正當競爭為由起訴到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要求今日頭條立即停止侵權,賠償相關經濟損失及合理支出共計人民幣9000萬元,并連續30天在其APP及網站首頁道歉。

百度訴今日頭條搜索結果抄襲:忍無可忍的“技

 

  實際上,今日頭條近些年來的“拿來主義”引發了多起訴訟纏身。這次百度的起訴,只是對其“搬運”行為反制的一個縮影,對今日頭條而言這種起訴早已“債多不壓身”。

  今日頭條“拿來主義”引發9000萬索賠

  根據媒體披露信息來看,這場索賠背后是今日頭條在未經許可下“搬運”了百度TOP1搜索結果。百度向法院出示的證據顯示,比如在今日頭條搜索“螃蟹和西紅柿吃會中毒嗎”,搜索結果中的圖片上打著百度的LOGO水印。而搜索“1立方厘米水等于多少升”,首條搜索結果中嵌入了“抄自百度”的字眼,這也是百度為防止TOP1搜索結果被抄襲預先打下的“防偽標記”。

  

百度訴今日頭條搜索結果抄襲:忍無可忍的“技

  今年,今日頭條進軍“搜索”領域,但是由于缺乏內容基礎直接復制拿用,這也導致在結果呈現中被事實打臉“抄襲”。從百度起訴書中來看,TOP1產品是百度 2017 年初就推出的“搜索結果首條直接滿足”搜索產品的簡稱。TOP1可在搜索結果首位將用戶所需信息直接展示給用戶,提升用戶獲取信息的效率。

  實際上,百度并不是近些年今日頭條唯一“下手”的對象。算法推薦的信息流模式后,今日頭條其多元化產品拓展中,也由于缺乏內容基石且技術乏力瞄準其他同類產品。比如曾經引發一時圈內熱議的悟空問答和知乎的大V爭奪戰中,還隱藏著悟空問答和知乎之間的“內容搬運戰”。

百度訴今日頭條搜索結果抄襲:忍無可忍的“技

  有知乎用戶就表示,自己從未在悟空問答提過問題,但悟空問答通過技術手段將提問原封不動搬運過去,造成在知乎的提問者也在悟空問答提過同樣問題的假象,眾多知乎的熱門問題大多數都迅速以同樣的提問方式原封不動地出現在悟空問答中。

  沉迷APP工廠模式下,“竊取”之路可能并非偶然

  雖然今日頭條在風口之下迅速繁榮,但隨著人口紅利的消失,內容質量和技術門檻開始挑戰其產品模式。近年來政策對于內容質量的收緊,“低俗獵奇”的算法推薦推出歷史舞臺,對于頭條而言其起家的信息流產品面臨高質量內容轉型;于此同時,包括問答、搜索、社交及其電商等領域拓展,今日頭條App工廠模式切入對手領域,面臨更大競爭壓力。

  狂奔的今日頭條,進入理性的互聯網發展階段,踏入BAT的核心領域,都會對其內容基礎和技術提出極大挑戰。這也就意味著,“拿來主義”是相比投入巨大人力和財力成本打磨更為快捷的發展路徑。而這,自然也挑起了一系列訴訟Battle:挑戰知乎的悟空問答泯然眾人、挑戰騰訊的多閃如今也并不閃光、挑戰百度的搜索也被強勢反擊……

  之前,今日頭條被網易起訴未經許可擅自在平臺上提供11部漫畫的在線閱讀、被騰訊起訴未經許可直播《王者榮耀》、愛奇藝起訴今日頭條未經許可擅自以短視頻的方式在其手機端應用程序上傳播熱播影視作品《延禧攻略》等等。

  “我們不生產新聞,我們是新聞的搬運工”,早在2014年今日頭條就曾因“不告而取”被多家媒體“圍攻”,并被國家版權局立案調查。南方日報曾發布反侵權公告,明確指出2016年至2017年,“今日頭條”客戶端未經許可擅自轉載南方日報社版權作品近2000條??v觀其發展歷程,“拿來主義”及其引發的訴訟纏身成了伴隨其發展的主旋律。

  據媒體披露,字節跳動沒有事業部之分,只有三個核心職能部門:技術、User growth和商業化,三個部門都會參與每個APP的流水化打造過程。每一個新產品立項,負責人就去三個部門挑人,臨時成立一個虛擬項目組。

百度訴今日頭條搜索結果抄襲:忍無可忍的“技